洪涛烈士
 
洪涛烈士墓
 

  巍峨的泰山脚下,庄严肃穆的泰安烈士陵园里,有12座泰山花岗石砌成的烈士陵墓座落在墓群的北首,其中为首的那座大墓,安葬着抗日战争中英逝的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四支队司令员洪涛烈士。每当清明时节,成千上万的干部、群众和青少年到陵园扫墓时,人们总要在他的墓前肃立、默哀,一次次一遍遍地讲述他英雄的革命事迹。
  洪涛,原名洪裕良。是参加过二万五千里长征的红军于部,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山东著名的徂徕山抗日武装起义的主要领导者之一,泰安人民爱戴的司令员。
  1912年4月,洪涛出生在江西省横峰县青板桥乡排楼村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父兄靠给地主种田、扛长工养活全家,生活极其困苦。年幼的洪涛,因家里无力供他上学,不到10岁就上山砍柴,下地于活,14岁就给地主放牛;饱受饥寒和人间之苦。地主不劳而获并享荣华富贵,穷人整年劳动还是挨饿受冻,这种社会现实使幼小的洪涛十分憎恨黑暗的旧世界。
  1926年初黄道、吴先民等中共党员在横峰县开展农民运动,吴先民在青板桥组织起了“农民协会”,号召贫苦农民“打倒土豪劣绅”,“泥脚翻身做主人”,点燃起农民革命的烈火,使洪涛非常振奋。特别是农民协会组织农民开展的“废债抗税”、“分田分地”的斗争,更使洪涛打心眼里赞成。他再也不愿当牛做马,任人奴役了。1927年2月,年仅15岁的洪涛毅然参加了革命的行列。吴先民见洪涛年纪尚小,又聪明机灵,就把他留在身边当通讯员,做送信、警卫等工作。洪涛干起了为农民兄弟谋解放的事儿,浑身是劲,总是十分出色地完成任务。
  1928年初,中共党员方志敏、邵式平、黄道、吴先民等,在农民运动的基础上,发动领导了赣东北戈(阳)横(峰)农民暴动。他们制定了斗争纲领,建立了农民武装,打击贪官污吏和土豪劣绅,斗争搞得热火朝天。年轻的洪涛跟随吴先民东奔西走,并当上司号员。他积极做好领导交给的每项工作,在斗争中受到了教育和锻炼,思想觉悟有了很大提高,1929年2月,洪涛成为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员。
  1929年秋,信江特委根据方志敏意见,在戈阳吴家敦建立了信江军政学校,以培养红军基层干部。在第一期开学时吴先民就送洪涛到军政学校学习。洪涛虽然没读过书,但聪明好学、又很刻苦,成绩很出色。结业后下连队锻炼了三个月。第二学期开学后,他被安排当了学员分队长,结业后被分配到方志敏领导的江西红军独立第一团任排长。独立团为保卫赣东北革命根据地,多次反击白军的“围攻”,作战频繁。洪涛在战斗中冲锋在前,非常勇敢,不久便升任为连长。独立团也扩编为江西红军独立师。193年7月,独立师根据中央指示扩编成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军,洪涛先后任红十军四旅十团一营营长,十团副团长。在方志敏领导下。为建设、保卫赣东北根据地英勇斗争,做出了贡献。
  1933年1月,坚持“左”倾错误路线的临时中央,下令红十军调离赣闽浙革命根据地,南下并入中央红军。洪涛随红十军到达中央革命根据地,被派到瑞金中央红军学校(不久改为“红大”)学习,毕业后任红七军团十九师第五十六团团长。红七军团是由红十军和红三军团的红五师组成的。在军团长寻淮洲、政委肖劲 光指挥下,参加了艰难的第五次反“围剿”战斗。洪涛率团经常 出击闽西建宁、沙县、三明、永安、梅越等地。他跟随军团首长,力所能及地排除“左”倾领导人的错误指挥,打了很多胜仗。在梅越战斗中,洪涛第一次受伤,被子弹打中腰部,在安远石红军医院养伤4个月。
  1934年10月,洪涛伤愈出院,被分配到罗炳辉任军团长的红九军团,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在长征途中,红九军团担负了掩护红一方面军主力北上的艰巨任务.长时间单独行军,打了许多恶仗、险仗。洪涛每战必身先士卒,带头冲锋,先后三次负伤。最后一次负伤,子弹穿进肺部,弹头残存体内无法取出,使洪涛年轻的身体受到很大损害。1935年7月.红九军团和中央红军主力翻越了终年积雪的夹金山,到达川西的懋功和两河口地区。在这里,党中央的红一方面军进行了整编,红九军团编为第三十二军,洪涛任该军第七团团长。
  1936年10月,红一方面军胜利到达陕北革命根据地,后洪涛被派到延安“抗大”高干科学习。这时的洪涛,虽年仅24岁,但已是我军身经百战的指挥员,经过“红大”、“抗大”的学习和二万五千里长征的锻炼,思想理论水平和军事指挥能力有了很大提高。成为党的一名成熟而出色的领导干部。
  1937年7月,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全国人民奋起抗战。中共山东省委根据党中央和北方局的指示,决定以本省几百名党员为骨干,广泛发动群众,分区发动抗日武装起义,并部署了开展武装起义的准备工作。但搞武装起义,最缺乏的是会带兵打仗的军事于部,省委便向中共中央北方局和中央请求派一批红军干部和抗大学员来山东领导抗日武装起义。10月,洪涛等一批红军干部从延安被派往山东。
  洪涛等长途跋涉,化装来到济南,与省委取得了联系,被派到鲁西北的聊城等地开展抗日工作。这时.在聊城地区主政的国民党官员是抗日爱国人士范筑先将军,他积极与我党合作抗战。洪涛被安排在范的保安司令部政训处任职。政训处实际上是中共鲁西北特委的公开机关,洪涛以政训处的名义积极开展抗日工作。11月,堂邑县党组织动员了一支20余人的抗日武汉,范筑先命名为”山东省第六区抗日游击第一支队”。任命洪涛为支队长,李福尧任指导员。这支武装被群众称之为“洪队”。洪涛率领新成立的第一支队在堂邑城东一带农村活动,动员人枪,扩大队伍,很快发展到六七十人。洪涛还用党的统战政策和红军的治军原则教育训练部队,使这支游击队的军政素质得到很大提高。后来,这支部队被编为鲁西抗日游击第十支队,成为我党领导的一支骨干武装。
  1937年10月,中共山东省委机关从济南陆续迁到泰安,决定在泰安直接领导徂徕山抗日武装起义,并在泰安、莱芜、新泰、宁阳等地做了一系列组织发动工作。12月,日军逼进济南,韩复渠的国民党省政府及其10万大军望风南逃,形势日趋紧张.省委见起义时机即将成熟,遂通知洪涛赶赴泰安参加领导徂徕山抗日武装起义。
  洪涛从堂邑到泰安后,立即投入了起义的最后准备。12目27日,他参加了省委在泰安城市蓖子店召开的紧急会议,和省委书记蔡玉、宣传部长林浩等研究了起义的具体部署,决定日军占领泰城时立即在徂徕山宣布起义。并安排刻制起义部队的关防(大印),制作军旗、臂章等。当天,日军占领济南,并用飞机轰炸泰安,形势更为紧张。30日,黎玉等带一部分同志到徂徕山南的山阳村联络红军干部赵杰等发动的队伍。洪涛、林浩则奔上徂徕山西侧的大寺,做好迎接各路起义队伍的准备工作。洪涛一到大寺,就冒着寒风,带着同志们四处察看地形,确定了设岗位置,布置了岗哨。31日,各地起义人员160余人汇集到徂徕山大寺。这时,原国民党谷良民部的5个散兵路经徂徕山,被洪涛、林浩、武中奇发现,由武中奇对他们做了耐心的说服工作,5人高兴地参加了起义队伍。这天晚上,日本侵略军占领了泰安城。
 1938年1月1日,中共山东省委在徂徕山大寺聚集红军干部、泰安县共产党员、抗日自卫团员、平津流亡学生等160余人召开誓师大会。省委书记黎玉宣布成立“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四支队”,洪涛任司令员,蔡玉任政委,赵杰任副司令员,林浩任政治部主任。誓师大会后,新泰、莱芜两县发动的武装先后赶到徂徕山,起义队伍很快发展到400余人,司令部把起义队伍编为四个中队。
  新建立的四支队,有工人、农民、教员、学生,还有旧军人和职员等,成份复杂,班、排、中队长绝大多数不会打仗。怎样把这支队伍建设成一支党领导下的能抗日打仗的新型人民军队,成为摆在省委和四支队司令部面前的首要任务。省委和司令部决定要以红军为榜样进行建军。这副沉重的担子理所当然地落在红军干部出身的洪涛、赵杰等人身上。
  建设四支队的第一项措施,是加强党的政治工作。首先从组织上开展了建党,注意发现培养积极分子入党,在中队建立了党支部,排成立了党小组,还创造性地在班里设了由党员和有觉悟的知识分子担任的政治战士;保证了党对这支部队的领导。其次是在政治上加强了对部队的教育。一面通过控诉日军侵华罪行,激发干部战士的爱国抗战热情,一面对部队进行我军宗旨、性质、任务和纪律教育,提高指战员的思想政治觉悟。洪涛对部队的政治建设非常重视,他亲自给部队作报告,讲红军传统,教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洪涛讲起话来两眼炯炯有神,打着手势,内容简要明了,很有鼓动性。指战员们都佩服他的才能,支队里的大学生们都爱听他讲话。
  建军的第二项措施是加紧部队的军事训练。洪涛、赵杰亲自当教官,还组织在旧军队当过兵的同志作教员。对部队进行站岗、放哨、瞄准射击、刺杀、投弹、利用地形地物等一些基本的军事训练。洪涛拖着带战伤的身子,为训练部队呕心沥血。他亲自教大家站岗、放哨、投弹、刺杀,教大家怎样打游击战等。军队没有司号员.洪涛不顾肺伤在身,每天手把手地培训新号兵。同志们看他过度劳累,肺伤复发,咳喘不止,都劝他休息,他关心部队的训练,说一声“没关系”,又继续操劳。医生从敌占区济南给他弄来一点药品,他舍不得用,转让给了其他有病的同志。洪涛对部队要求十分严格,训练起来一丝不苟,每次训练和战斗前后,他都作动员和讲评,使部队提高很快。更多的是他和战士们打成一片,经常和他们谈心,大家都把他当作和蔼可亲的首长和知心人。
  经过短期紧张训练和思想教育,四支队军政素质有了很大提高。1月下旬初,省委和支队司令部决定部队下山,宣传群众,打击日军,发展壮大队伍。四支队下山后,向山南的东良在一带进发。部队一路纪律严明,帮助群众干活,给群众唱歌演节目,受到群众欢迎。四支队到良庄后,在洪涛指挥下积极寻机打击日军。1月26日,在良庄以东的寺岭村伏击了经大汶口开向新泰的日军首次打击了嚣张的敌人;2月18日,又在新泰境内的四槐树村附近公路上,以伏击手段用地雷轰炸了日军运输车队,炸死炸伤敌人40余人,内有日军大佐1人,取得了振奋人心的胜利。四支队声威不断扩大,队伍又扩编了四、五两个中队。2月底,洪涛参加了省委在新泰县的刘杜镇召开的扩大会议。会议总结研究了全省的抗日工作。对于四支队的行动,省委决定兵分南北两路开展活动,以扩大我党我军的影响,发展壮大抗日武装力量。北路以一、三、四中队组成一大队,由洪涛、林浩率领北上莱芜,向淄川、博山发展;南路以二、五中队组成二大队,由赵杰、程照轩率领,向费县、蒙阴等地发展。会后四支队南、北两路分头出发,省委书记蔡玉去延安汇报工作,林浩代理省委书记兼四支队政委。
  洪涛、林浩率一大队于3月初向北进发,行进中得到很大发展。在莱芜、新泰交界的天井峪,击溃了阻我前进的反共顽固派的武装,收编其一部编为第六中队。进入莱芜境内后,处决了汉奸维持会长张启林,在红埠岭收编了张寿民,徐杰三发动的武装,编为第十中队。在莱芜,由国民党反共顽固派秦启荣委派的县长谭远村、保安大队长景肇令,极力排斥四支队。洪涛以民族大义为重,避免与其“磨擦”,在莱芜设了“八路军四支队驻莱办事处”后,绕过莱芜城,北上淄川地区。一大队进至博山县境石马一带时,博山工委委员张敬焘与爱国人士徐化各带他们组织的二三百人来加入四支队。一大队根据张敬焘同志的要求,派一部配合他们攻打博山城,解决了城内伪组织和伪军后胜利撤出。4月初,一大队到达马棚一带,共产党员汪洋、张岗等同志在曹县兰陵组织的400余人的抗日武装也加入了四支队。加上收编的其他武装,一大队发展到2000余人。这时.被编入四中队的原国民党散兵石成玉等,暗中策动叛变,洪涛、林浩发觉后,采取果断措施,机智地将石逮捕击毙,重新改编了四中队,保证了部队的稳定和巩固。
  一大队北上淄川后,顽固派谭远村、景肇令反共气焰更为嚣张,屡起事端,对我挑衅。他们派兵尾追我北去部队,取缔四支队后方机关,扣押四支队经理部主任马馥塘等。洪涛、林浩以抗战大局为重,数度忍让,多次交涉谈判,谭、景仍不顾民族大义,坚持与四支队为敌。洪涛和林浩便决定南北两路合击莱芜,给顽固派以坚决的反击。4月28日,已发展到近2000人的南路部队进抵莱城附近.再次与谭、景谈判无效,于夜间乘其不备,一枪未发,袭取莱城。谭、景以下300余人悉数就擒,救出我方被扣人员。29日,北路部队抵达莱城。四支队全军会师,在莱芜城东关广场召开了庆祝大会,根据淄川磁窑坞省委扩大会议决定,正式宣布四支队番号改为“山东人民抗日联军独立第一师”(不久,根据中央指示又改为原番号),洪涛任师长,林浩任政委。原编12个中队及独立营,改编为3个团,共4000余人,成为山东我党领导下的一支较大的抗日武装。
  四支队占领莱芜城后,顽固派秦启荣从鲁南纠集了数千武装直扑莱芜。为避免“磨擦”.洪涛、林浩等说服部队主动撤出莱城,先后在寨里镇、鲁西一带驻防,多次派人与秦谈判,希望团结抗战,避免冲突,秦仍坚持反共立场,不断追击、袭击我军,扣押、殴打我谈判人员。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四支队于5月初在北进时家方下一带鹿鸣山,对秦部给予了坚决的还击。在反顽斗争开始后,洪涛肺伤发作,行走困难。同志们备好了担架,他执意不坐,坚持骑马或步行。行军中,他经常咳嗽、大口喘气,嘴唇发青,苍白的脸上流下大颗的汗珠,把战士们感动得流眼泪。反顽战斗打响后,极度虚弱的洪涛躺卧在担架上,了解前边战况,查看地图,通宵指挥战斗。此战在廖容标率领的三支队配合下,经过激烈战斗,取得了胜利。四支队辗转莱芜水北、泰安县的黄前和山口等地,5月21日返回徂徕山北侧的渐汶河、劝礼村一带。
  反顽战斗胜利了,但洪涛同志的几种枪伤和肺伤却急剧恶化,生命垂危。洪涛仍惦记着部队,想着抗战。在劝礼村,他对来看望他的各部队负责同志说;“对莱芜战斗的经验要很好的总结,这是拿血换来的。用它教育部队,这是很好的步兵操典。”5月25日深夜是洪涛同志生命的最后时刻,他握着守在身旁的同志的手,断断续续地说:“我不行了,重担放在你们肩上,一师是支好部队,要爱惜,大有前途。”他身边的同志会意地理上纸和笔,他非常吃力地写着“要加强部队内部团结,抓紧训练,创立抗日根据地……”突然,洪涛握笔的手停在了纸上,英雄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年仅26岁的洪涛同志去世了,噩耗传开,指战员们心情沉重失声痛哭。省委、四支队和劝礼村群众为他举行了隆重的安葬仪式和追悼大会。全体将士默念着首长的名字,铭记着他的嘱托,攥紧了手中的武器,开始了新的战斗.
  1955年,泰安专署和泰安县政府将洪涛烈士遗骨迁葬泰安烈士陵园。这里北靠五岳独尊的泰山,南可眺望雄伟的徂徕山峰,下可俯视人民聚居的泰安城,昭示着英雄的功绩与泰山并重,烈士的英名与徂徕山共存,洪涛同志永远活在人民的心中。
 


主办:中共横峰县委 横峰县人民政府     承办:横峰县委宣传部 横峰县信息化工作办公室
   联系电话:07935783838    邮件地址:hfxxxb@163.com    赣ICP备09011555号-1
   建议:电脑显示的分辨率1024*768;  IE浏览器6.0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