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8年10月)

中央:

    兹将弋阳、横峰最近报告抄录于下:

    弋阳报告:

    1、本县自3月28日被匪军进攻之后,也就没有详细的报告给你了。现在分别报告如下:
    此次匪军进攻弋、横两县,是广信7县军民联合剿匪委员会[组织的],有三十一军第一团在内,枪约有五六百余支,靖卫团纺有200余支,均全部开来。在弋横两县占据了两月余,分漆工镇,明党源、皇村、马家四处驻扎。在这两月余的当中,烧了10余村的房屋,捉去农民五六十人,杀了30余,奸淫掳掠,惨不忍睹。并压迫各村发起靖卫团捉革命领袖。此匪军之大概情形。

    2、民众方面,匪军盘踞两月之久,农民因割禾问题,就纷纷向匪军接头。有少数乡村农民不能经受大的压迫,同时该地支部书记已逃走了。无人指挥,以致四十九都黄家、马家及五十都明党源3村,全部反动了。组织靖卫团与匪军到各乡村掠劫,捕捉革命同志。皇村因以前工作没有基础,同时派去的同志(李穆)机会主义太深,以致全村反动,反被附近农民捉去,把[给]反革命军队杀掉。现该乡我们已给了一个很大的打击,农民有许多倾向我们,来与我们接头。

    3、宣传及组织:弋横两县自匪军占据后,交通不便,文字的宣传非常少,只有口头的宣传,秘密的派同志到各乡开支部会、党员大会、民众大会、全区普遍开了一次。组织、九区境内不能公开活动,就向八区发展,并且用一种游击式的向反革命进攻。现八区9.5/10在我们手里。惜无文字的宣传。民众的组织。成立了10余乡苏维埃,支部5个。

    4、我们武装,能作战的只有50余支[枪],其余都是破烂的。同时子弹没有接济,只有一种小小的游击,而不能解决一个地方。

    现在几件事,经联席会常会不能解决的。请给办法:
    (1)弋横两县的匪军非常注意,没有一个经常的宣传品,有印刷机没有地方印刷。弋阳早已买了一架,没有地方印刷,同时没有工作人员,请你找一个秘密或公开的地方,将这印刷机拿出,开一个印刷所。经费有办法,除供给东北的经常宣传品外,采用营业性质。
    (2)弋横两县交通太不灵敏。一二月内对于政治及一切事情都不知道,你们的通告也没有接到,请设一个交通处。
    (3)我们革命区域这样小,匪军一来又没有抵抗的力量,农民又不能安居,天气渐寒,衣裳棉袄都没有,而种出来的谷子又不能割,在这饥寒交迫时,怎样设法救济,请提出讨论。
    (4)此地子弹已空,务望从速设法救济。驳壳即速发来应用。
    CY问题,自庞、徐两同志去后,工作全部停顿。党及民众工作负担很多,下级初成立,少有训练,无形解散,等于无组织。请即转告CY派人来负责。


               旧历七月十八日(1928.9.1)   


    横峰二次报告:

    一、反动派进攻我们的计划。这次向我们进攻的反动派比较以前厉害的多了。以前进攻的反动派,没有联络,没有计划,这次都大不同了。再未进攻以前,广信7县的土豪劣绅贪官污吏小鬼军阀,在河口作有计划的反动组织——广信7县军民联合剿匪委员会。他们的重要决议案,“限一月肃清弋横两处共匪,如不能肃清,则延长”。葛源常驻匪军一连。对我们的方法,是利用农民制农民的策略。第一步,以软硬兼用的手段,要各村农民接头,接头之后要刻刻在家,不能见着他们就逃,如果逃走即以共匪论。安然不走的,他们认为都是良民。第二步,要接了头的各村领徽章(每人买一张,其价视其人之贫富,几角几分不等)。徽章是有号码字的,可以随时按号找人。第三步,要领了徽章的[入]靖卫团,用当地反动派做靖卫团的首领。第四步,要各乡自动的交出革命的首领来,否则来不接头的乡村奸淫掳掠。反动派这种方法,一月内几乎把我们弄坍台了。后来经我们严厉的打了几个反动村庄,并把反动地方的农贼小群众惩办了几个,同时大败弋阳县保安队。如果几方面的农民群众不敢来乘祸打劫了!光是几个兵匪单独行动,我们比较和缓一点。但是反动派转换徽章(7日一次)剥削非常厉害,民众已接头的3月之久,又渐不敢与反动派接近,并暗杀反动派之事,日益多起来。不过反动派的政策已改为永久驻扎。并劫取民食,屠杀群众,推其意非将该地群众尽行驱逐出境不止。

    二、反动军队驻扎的行为。反动军队驻扎的地方,当地反动派尽行归来;待靖卫团成立之后,即连日迫民众带路搜山。后来民众渐各脱离他们,便只有几个反动分子每日举几条枪,到各村杀人放火抢东西。

    三、反动派蹂躏下的民众。民众方面在横峰的4种表现:第一区农民在去年暴动初起的时候非常的勇敢,经匪军打击后,惧怕不敢革命,并有极少数之村庄,过去很革命,现在暗与反动派勾结。例如留底前村。原因是(一)党的工作非常没有基础。最初是方志敏同志在该处工作,似乎只有集中全力注意煽动民众暴动,而没有注意到党的组织和训练,以致少数革命首领非常跋扈,互相猜忌,暗斗明杀,谁也不能制裁。(二)经济方面亦有一大原因。原来第一区民众经济很苦,稍有余裕即为富翁。暴动起初时,革命者都是贫农,暴动之后,平债、免租,贫农的经济顿现余裕;于是有些首领过去很革命,现都藏着不出来了。因为有这样的现象,故一般民众不但不革命,并且怕革命,见着我们工作的同志都相疑惧而避开。现在被匪军断绝了交通,亦无人敢去工作了。第四区<民众四区>为横峰丰富之一区,知识分子称横邑第一,流氓地痞亦极多。我们因工作不积极和错误,民众跟着我们的只有一部分,跟着他们的也有一部分,其余大多数的农民,尚在混噩之中,谁的武力占据葛沅,即顺着谁走。现在反动派驻军葛沅,我们便不能进去工作了。不过现反动派在葛沅剥削很凶,农民有思念我们去的倾向,同志也有怕我们去葛沅大加惩办的心理。(三)第三区与第二区的一部分民众情形,要算第二区最好了。虽然驻了军队,反动派完全不敢归来,除了几个反动分子之外,所有的民众都在我们指挥之下。反动军队驻扎地,他们并不逃走,一方面应付反动军队,一方面暗杀反动派,虽反动派驻扎地我们亦能刺杀,负责同志可公开的来往无危险性。(四)第五区<第二区>一部分民众,表现亦好。同时反动派亦比较有力量,如反动派的匪军来了。民众便能跟着我们走,匪军一退,即行全体归去。同时反动派亦跟匪军而走,不敢潜伏回家。

    环绕割据区的民众还不知道我们的好处,土劣已感觉我们与他们不利,设法使民众起来反抗我们。故环绕割据区域的民众非常反动,每日跟着反动军队来我地抢东西。凡民众粮食器用,只要能搬运者莫不抢劫一空。后经我们打了几次,始将下阳外八区征服,现在该方工作似乎不反对我们了。

    四、我们应付的策略:1、暗杀反动派;2、严格惩办反动乡村;3、加紧秘密工作;4、从斗争中加紧农民领袖训练;5、乡村被反动派迫不得已而去接头,先要与我们立约——心理无论如何是要向我们的。这个办法很有效力,因为乡农[对]亲自画押是非常重视的。

    五、党员及党部组织状况。自反动派进攻以来。党员分化很厉害,一部分是很革命的,一部分是消极的,还有极少数的党员(一二人)表现反动的。革命的一部分党员差不多都是各村领袖,现组织起来,连日伏在各地,候杀反动派。同时有极少数的同志因怯懦而逃了。如省委派来的肖友泉就是这样,并且是第一区委书记。

    党的组织近来没有什么发展,并且各乡同志逃在山中过活,支部会亦不易举行。区部会多半是名存实亡,原因是区委从来没有健全过,一遇变乱就不能召集开会。现在5个区,除三、五区尚在照原开会,余皆非改组不可。县委亦不健全,不过常委会比较为好。在这样严重局面之下,一切政治党务都由常委会直接处理,政治本是要临时县苏处理的,但县苏组织非常薄弱。现在连委员都找不着了。因此,政治也就无形的排到党的处理之下来了。

    六、奋斗中我们的错误和缺点。我们觉得农村割据有下面困难:1、工作不易扩大。我们现在最感觉痛苦的,就是革命势力孤[单]。我们并不是没有想到扩大组织为唯一的急务,但是割据的地方,因受反动派的攻击,苦不堪言。附近之地的民众,经过豪绅之宣传,更亲眼看见革命的痛苦、相引为戒。同时反动势力又向我们包围起来,更不易突出包围线而工作,因此扩大工作非常困难。2、我们过去的策略,是由乡[村]暴动起着包围的形势,以夺取城市的。现在事实告诉我们,乡村暴动使反动势力集中在城市,因此反动势力镇压城市的工人更加利[厉]害。<于是>我们此地只有农民革命而无工人组织,不但不能夺取城市,而且反动势力的集中,把我们乡村革命势力打得落花流水。3、我们缺点就是宣传工作做得不好。因为口头宣传范围狭,为时暂,文字宣传又不能印出,因技术工作停止了。同时油印的宣传品,乡民不认识。没有很好的文字宣传品,确实是一大缺点。同时工作同志之乏人,军事工作之乏人,几乎弄得我们没有办法。

    七、奋斗中我们的军队。因为没有军事工作的同志,在前一二月我们的军队,听枪声就退却。后因迫不得已与反动军队接触了二三次,现在勉强可以应战,不地因械弹的缺乏,尚不宜作激烈的斗争。在此,我们不得不郑重的请求,快些派工作的同志来。在此次斗争中,械弹虽有增加,但都是极昂贵的价值购来的,而且屡次受骗共计2000余元。

八月廿三日(1928年10月6日)


主办:中共横峰县委 横峰县人民政府     承办:横峰县委宣传部 横峰县信息化工作办公室
   联系电话:07935783838    邮件地址:hfxxxb@163.com    赣ICP备09011555号-1
   建议:电脑显示的分辨率1024*768;  IE浏览器6.0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