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7年11月)

    一、鄱阳

    (一)政治情形:鄱阳的政权握于反革命手里,对我们不见得十分压迫。原因:(1)反动派内部分为两派:A为乡村的旧土豪劣绅;B为城市的新土豪劣绅——右派。新旧两派均因利害关系,时常发生斗争,他们时常还利用CP来打倒他的敌方,故两派对我们都缓和。(2)知事及公安局长等虽为朱培德的老同乡,但他们无实力,对我们只好也和新土豪劣绅一样,同时无驻军。
    (二)反动的武装:人民自卫军,驻城内共140人,枪支100;人民自卫团驻民新镇100余人,枪支100余;人民自卫团驻土新镇10余人,枪支10余;人民自卫团驻鼎新镇30余人,枪支30余;鼎新镇土豪劣绅有枪4-5支,现埋藏地内。总计反动的武装,共200-290支。
    至于反动武装的领袖,谈起来十分令人痛心。因为反动势力所有枪支,除鼎新镇有4-5支在土豪劣绅的手[中]外,余均在过去CP同志之手,所有鄱阳自卫军的上级长官,没有谁不是过去CP同志的,但是现在均公然用免除糜烂地方的口号,来反对CP暴动的计划。
    (三)反动派所有的群众:在表面上有许多CP同志在各乡村用保卫地方的口号,确是号召了部分群众,但均无组织。只要我们将他们的鬼脸撕破,民众倒自然不会跟他们跑的。
    (四)我们党和团的组织:CY共120+CP共120+城内:CP无组织,有同志2人;CY50余人,支部10。乡村:CP有2区委,土新镇有20同志,鼎新镇有百以上(新发展及团分化来)。CY有2区[委]和2特支,同志六七十人。
    (五)我们所有的群众和群众如何得跑到我们这边来。鼎新镇奋扬局共有农民四五万,已正式有组织的共五六千人,均绝对的自动的听我们指挥(于最近一月内组织而成的)。在未组织以前,农民均自动的强迫我们同志去演讲,并指导他们组织起来。这是我们在鄱阳的唯一根据地。A佃农占50%以上;B土豪劣绅约30-40%,土地最多的约300-400亩,财产最多的有10万至七八千;C农民武装枪支有小刀1000;D农民与豪绅斗争情形(一月内):当豪绅听到CP有人至乡煽动和组织农民,则均逃城内,请人民自卫团去捉拿,正夜半时,人民自卫团始有少数到乡村,先鸣枪示威,农民于夜半时闻枪而出,则全是人民自卫军,均自动的入屋持锄刀等与之交战,结果伤数兵士,夺枪3支;同时农民亦被捕3人到县。次日天明,农民闻县署派兵来乡,并捕去3人,大闹,即召集二三千农民自动来城请愿(均带有武装)。当时逃至城内土豪劣绅闻讯,恐事不好,大恐,特出城10余里,恳求农民不须进城,可保放被捕3人出狱。但结果被农民打跑。及武装自卫队到,农民与之交战。结果弃枪不敢战,县长只怕得忙把被捕农民完全释放,但以交还所失枪支为条件。结果,农民允许,事遂平。但当时尚有一部分农民约200拿锄刀等,直奔县内与自卫队战,自卫队逃回署内,不敢反顾。候被捕农民释放后,请愿队即还乡,将土豪劣绅等5人房屋封闭。又次日,县长亲自率自卫团80余人来乡,启封豪绅房屋。当时农民又大愤,即聚集4000人坚决主张焚毁豪绅房屋,杀县长及缴枪支。但当时党团同志均恐糜烂地方,阻止农民暴动。结果,豪绅房屋遂启封。现在,县长及豪绅等正拟再进一步来向农民进攻了。 
    鼎新镇外无广大农民组织,所我我们的力量,只可说是鼎新镇了。
    (下略)

    二、余干

    (一)政治情形:反动,但县长对我们不甚压迫,因县长不感觉余干有CP、CY之组织。豪绅可左右县政、无驻军。
   (二)反动的武装:城市人民自卫队共150余人,枪支150余。领袖为土豪劣绅,勾结县长,乡村尚有200余枪支。
   (三)反动派的群众:城市除150余人自卫队外,毫无乡村在东沅、大塘、崇州约有农民4000余人,但均因宗族观念而结合的。
    (四)a.国民党右派的武装(学生、新土豪劣绅)即目前与土豪劣绅冲突而不致即刻压迫我们的群众和武装:康山、梅清、西中、南中、塘山、团村有农民群众约8000,枪支好的约4000余,机关枪、土枪、土炮正[很]多,也是利用宗族观念团结而反对旧的土豪劣绅;b.土匪:山背附近一直与都昌、鄱阳、乐平等相近,有枪500余,有一同志可以发生关系。
    (五)我们党和团的组织:CY同志50-60人,成份学生1/2,工人1,余均农民;CP同志20多人,成份学生10,工人1,余均农民。
    (六)我们所有的群众和武装:南支渡隔县城3里路,有组织的农民1500余人,土炮10余,好枪20余支,CY、CP同志共有20余人,80%为农民,可斗争。山背隔县城15里(红江会),有组织农民500余,无枪有刀,首领为同志,有CY支部。塘石隔县城30里,有组织农民6000,有土枪80-90,有同志20以上,余为农民。

    三、乐平

    (一)政治情形:对我们不甚压迫。
    (二)反动的武装:县署人民自卫队,40余枪支;商民自卫队有枪支50余,在商[人]手中。
    (三)反动的群众:有组织的农民数千,领袖为AB团,但他们的领袖因与县署冲出[突]被杀,农民自觉[动]解体。
    (四)我们党和团的组织:CY同志20,学生2/3,农2,工4;CP同志30,学生1/2,农1/4,工1/4。
    (五)我们的群众:已有组织的农民只有500多,土工可以领导。
    (六)我们客观的对象:
    a、众埠街隔城50里,有锰矿土工开采,有工人约1000左右,均在压迫之中。b、鄱乐公司煤矿机器,土工土法开采,机器工人1000以上,土工亦1500以上。c、农民。
    (七)农村经济比较表:

    阶   级%        土地最多的         土地最少的
    土   豪2%      1000亩(约10家)        500亩
    自 耕 农40%             50亩                20
    半自耕农30%             20亩                  5
    佃    农5%               5亩                 /
    雇    农5%                 /                     /

    (八)目前中立的武装:南东乡隔县城70里,有枪10支以上,为保守地方之用,无同志。

    四、横峰

    (一)政治情形:豪绅与县长互相冲突。但均无力量,县长有枪10支,公安局20支,无驻军。
    (二)反动者无民众。
    (三)我们的组织:CY3人,均学生;CP20人以上,农民与学生。
    (四)我们的群众:三都(离城20里)有农协组织,农民1000,有枪4支,土炮有20支以上,打鸟枪100支以上,刀甚多。CP支部1,农民均能斗争,曾上街两次打过豪绅。
    (五)横峰农村经济:大地主1000亩的有六七家,300亩的有20家以上,100亩的有20家以上,自耕农20%,半自耕农25%,佃农50+%。
    (六)适合民众要求的口号:
    A打倒豪绅;
    B减租减税减息。

    五、弋阳

    (一)CP约30余人。
    (二)有农协组织,农民1000以上,枪5支,鄱阳借来的,有土炮农民均曾参加攻弋阳,并攻下一次,但未杀人,后豪绅勾结省军100以上来县,故退却,结果至乡村豪绅房屋焚毁200余家。另一说,土豪劣绅焚毁农民房屋数百家,并出党员严拿志敏。

    附一:鄱阳所属各地除上饶有驻军外,均无驻军。江西省鄱阳党团


主办:中共横峰县委 横峰县人民政府     承办:横峰县委宣传部 横峰县信息化工作办公室
   联系电话:07935783838    邮件地址:hfxxxb@163.com    赣ICP备09011555号-1
   建议:电脑显示的分辨率1024*768;  IE浏览器6.0以上